野蛮人输了但王石真的赢了吗

2020-01-24

  

野蛮人输了但王石真的赢了吗

  三代赤农出生、根正苗红的朱元璋平定天下后,定都离大江大海都很近的南京。

  江南第一豪富沈万三主动请缨,帮开国皇帝修了南京三分之一的都城墙。

  在都城,高调的沈万三有廊庑一千六百五十四楹,酒楼四座。但他不知收敛,仍主动请缨要出资要犒劳皇师。他的越俎代庖,让核心生气了,「一个骄奢淫逸的土豪」,在帝都扰乱工商业秩序,还想乘机在我的皇家卫队安插势力,你不够格!

  「万科是一家很优秀的公司,投资万科是看中其发展前景,恒大无意也不会成为万科的控股股东」。

  万科一役是许老板的恒大王朝一次分水岭式的战役,其意义或许像土木堡之变之于大明。

  自从高举中国足球旗帜后,许老板看上去啥都一帆风顺。亚冠决赛夺胸,资本市场疯狂割韭菜,用尽各种方法想要控制万科,一副「宁可我负天下人,不可天下人负我」的心气。

  本质上,许老板更像一个投机商而不是企业家。从2008年模仿碧桂园圈地上市,再到2010年投资足球,到如今在股市割韭菜、糊里糊涂地杀入万科股权大战,他所有的投资都像投机。

  最近有两件事情,领导是极度重视的:中国制造和金融秩序。

  那些专挑大家都能看见的监管空子,没什么技术门槛的投机行为,将是监管层重点监管对象。

  2016年过得很快,前海人寿的股票在未来几个月都要陆续解禁了,姚老板在考虑怎样体面地撤退。只是股价从29块钱跌到21块,而且一眼仍望不到底,这个时候谁还敢接盘?那只有形的手会让宝能体面地离开吗?

  但更大的问题摆在许老板面前。押上近400亿线块钱、还有半年锁定期的恒大怎么办?

  伤筋动骨是肯定的。许老板现在应该悔死了,当初利令智昏,看不清局势就杀进一个死局。

  兽爷上篇说过,万科就像一场长征。爬雪山、过草地、四渡赤水、飞夺泸定桥,惨烈的战斗中,很多人难以坚持下来的。

  到2017年三月董事会,如今在台前风光的,也不知还能剩下几个人。

  在2016年12月19日,万科发布了公告,终止了与深圳地铁的重组计划。

  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公告。董事会层面,华润剧烈反对下,这个本也是权宜之计的重组被否决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如今野蛮人被击退,华润也悉听组织安排,一切又回到起点。万科的未来已与你我无关,上帝安排出这么个死局,是为了考验组织的智慧。

  「太难了」!这是参与重组的一个兄弟今天跟兽爷说的唯一一句话。

  也是在昨天,王石又出席一个活动,称股权之争里,对手做了一年半的调查,在搞他的资料,搞万科团队的资料,一定要证明说怎么样。对手后来把他四年的工资奖金加起来,大概是5000多万,说是占全体股东的便宜。

  这个时候站出来说「对手」在搜集资料搞他,王石压抑不住一种大局已定的小兴奋,言语里还充满着「胜利者」的小傲气。

  这跟半年前那个在朋友圈里哭喊着「天要下雨娘要改嫁」那个老王,简直像两个人。

  王石是个各种性格交织的人物。他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写自己的商业史,里面记述的事就是一部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历史。他记述的故事里有多少偏差我们无从得知,因为大部分人物都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,无从考证。

  在万科股改的时候,一位带过王石去见香港大佬的哥们跟兽爷说,王石那时见面都是坐在角落里,不说话,看上去有点自卑。

  上一次股权之争时,王石见君安负责人的时候,君安负责人对王石的第一印象也是胆小、自卑。王石带着两个警察,和有着部队背景的君安负责人谈判。君安负责人当时脸一黑,说好好的喝茶,你带警察来什么意思?甭谈了。

  当然,他的回忆录里都没有记录这些。你也在任何媒体上看不到这些。历史都是成功人士写就的,说不定过不了多久,王石又会出本回忆录,说他怎么击退各路神仙,拯救万科。

  但说真的,他真应该去珠海好好感谢下董小姐。比如,主动给董小姐的购物车买买单,人情别都让隔壁万达的老王做了。

  做偶像做得太高冷了。中国是个人情社会,君万之争多少人帮过你,为什么这次宝万之争没人帮你?还是要总结总结的。

  下次万一再来个X万之争,你还指望着董小姐这样的黑天鹅事件发生吗?

  2008年汶川地震,万科为了王石的一句话,后来花了多少时间和金钱去弥补。

  这一轮宝万之战,万科也因为王石在天山的那席讲话备受攻击。作为中国民营企业家们曾经的偶像,这位万科董事长竟然在天山论坛说,自己不欢迎民营企业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,因为他们不够格。

  这个观点实在太恶劣了。改革开放都三十多年了,教科书上都写着呢——我们是「市场经济」体制。

  但最后的结果还是被王石言中了。「我们是个社会主义国家,民营资本都不够格」。

  虽然不喜欢野蛮人。但宝能仓促表态不举牌格力,恒大表态不控股万科,有形之手的强势安排下,一切给人的感觉,是怆然的。

  王石这一次又赢了。但相对于当初他前一句粗俗的「你不够格」,及之后并不那么真诚的鞠躬道歉。宝能、恒大先后的被打脸,着实已让王石颜面无存。

  借着董小姐的东风,王石看上去要赢了,但其实他输得很惨。「拯救万科」就像岳不群的「华山派伟大复兴」一样,本质上都是他一个人的幻相。

  如果能借此机会体面谢幕,也是一桩乐事。挺喜欢宋卫平的那个说法。他说王石都66岁了,该退休了,不如归田卸甲,像褚时健一样二次创业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,也未尝不可。如果他妻子愿意跟着走,以后一起生个儿子,叫做王田,那就是江湖的一段佳话了。

  以前读佛经时老想一些结论是怎么得来的。比如怎么证明「梦幻泡影」。电影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里,帮派老大陆先生在上海呼风唤雨时,门客三千,觥筹交错,灯火辉煌。但这时候越盛大,以后孤身逃往香港、脱帽举手被搜身时就越怅然,越发会觉得过去就是场梦。

  时代的车轮永远滚滚向前。无论你曾叱咤风云还是默默无名,无论你是陆先生还是杀手,是王石还是车夫,是沈万三还是许老板,都难逃蝼蚁的命运。

  人永远在困境中,但有时候的困境,也是执念所致,自找的。